• 【核工業人】核電焊匠彭存利:事業有需要我就全力以赴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9-13 信息來源: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09

      黨員名片

      彭存利,200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中核二三焊接技術專家,從事焊接工作已36年,現任秦山分公司副總經理,先后參與了秦山核電站一、二、三期和大亞灣核電站等國家重點工程項目的焊接工作。

      領銜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,培養出了黨的十九大代表、“大國工匠”未曉朋等一大批高技能焊接技術人才。先后榮獲全國勞動模范、全國技術能手、首屆“錢江技能大獎”、“浙江省首席技師”、“浙江工匠”、“新中國成立70周年·建筑工匠”等榮譽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12

      從普通焊工成長為核電焊匠,彭存利不僅參與、見證了我國核電事業發展的全過程,還培養出了一批“核級焊工”。在彭存利的眉尖和眼睛之間,有一道淺淺的疤痕,那是焊槍給他留下的“烙印”。在他的身上,30多處這樣的“烙印”,成為這位核電焊匠閃光人生的注腳。

      從我國自主設計建設的首座核電站秦山核電站,到我國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“華龍一號”核電站,順著全國勞動模范、中核集團二三公司秦山分公司副總經理彭存利的足跡,可以繪出一幅中國核電建設路線圖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16

      36年來,這位核電焊匠先后參建了秦山一期、秦山二期、大亞灣等5座核電站,參與了方家山、福清、田灣等20臺核電站機組的焊接支持、管理,他培養出的近千名核電焊工正在飛濺的焊花和閃耀的弧光中,為核電事業的“國之重器”奉獻青春。

      在彭存利的眉尖和眼睛之間,有一道淺淺的疤痕,那是焊槍給他留下的“烙印”。他的身上,有30多處這樣的“烙印”。

      01 工號263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19

      263,這是從1986年起就專屬于彭存利的工號,直到2005年他放下焊槍離開一線,20年間,這個號碼跟隨彭存利的腳步,烙印在了5座核電站的管道上。

      在管道上“簽名”是核電焊工特殊的“儀式”,意味著榮耀,更代表著責任。每到這樣的時刻,彭存利總是無比激動,“焊口打上了我的工號,我的命運就和焊口綁在了一起。”

      1986年6月,17歲的彭存利高中畢業,正趕上我國核電建設的熱潮。從沒見過大海的他,帶著憧憬來到浙江省海鹽縣。在這里,我國自主設計建設的第一座核電站——秦山核電站剛剛開工。

      彭存利的父親彭龍才參加過新中國“兩彈一艇”的建設,父親那本藍色的工作證在他眼里一直充滿神秘。父親忙碌的背影和密密麻麻的工作筆記,也在彭存利心中建立起對于職業最初的想象。

      拿起焊槍的瞬間,“核二代”彭存利慶幸,自己終于成了核事業中的一分子。

      在一座核電站,密集布設的管道就像一條條“血管”歷經曲折通往核電站的“心臟”——核反應堆,高輻射、高流速、高溫、高壓的介質不舍晝夜地在管道中流淌。核電焊接質量直接影響核電工程的安全和壽命,對焊工技術要求十分嚴苛。

      為了成為核電焊匠,彭存利跟著師傅李來軍苦練基本功——用廢舊鋼管反復練習焊接手法、手握磚頭練習手腕靈活度和力量……為了能多實踐、多參加培訓,他連續3年放棄了回家探親的機會。

      1990年1月,技藝精進的彭存利被調往深圳大亞灣核電項目。有了過硬的基本功加持,他僅用1個月就掌握了法國的氬弧焊新工藝,他的焊接合格率連續3個月排名第一。

      這期間,他還和工友們摸索出了一套焊接新方法,可以在管線間距不足30毫米、管道與地面間距不足20毫米的狹窄空間內施展絕技。

      1996年,秦山核電站二期工程動工,彭存利的工號263終于出現在了主管道焊口上——只有最優秀的核電焊工才有資格“縫合”主管道。他,距離成為焊匠又進了一步。

      技藝的淬煉沒有捷徑,時間是最好的明證。7年后,秦山核電站三期工程啟動建設,彭存利帶領工友連續奮戰21天,創造了當時世界同類堆型主管道焊接工期的最好紀錄。

      02 搶修遭遇戰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23

      每當看到參建的核電站成功并網發電,造福一方百姓,自豪之情總會在彭存利心里翻涌。不過,這也意味著,他和工友們即將面臨新考驗——運行核電項目的日常檢修,需要他們進入核島內的控制區作業。

      每一次搶修作業都像是一場遭遇戰,他們的對手是輻射和高溫。

      2004年,秦山三期核電站管道在檢修中,意外發現有液體滲漏。晚上12點多,彭存利接到搶修電話,火速趕到事故現場,等待他的是輻射劑量高、焊接區域小、焊接難度大的作業環境。

      觀看故障照片、分析原因、研究方案……彭存利帶頭沖進事故現場,直到凌晨2點多,才終于完成搶修任務。

      然而,當他洗完澡,換上衣服準備回家時,卻怎么也無法通過核電站的檢測儀器。他只得又重新把身體清洗了一遍,但如此反復折騰了5個來回,卻依然無法通過檢測。

      “你身上肯定還有放射性物質殘留。”核電站物理保健處的工作人員用設備在彭存利身上手動排查,最終發現污染物在他的內衣上。

      原來,當時的焊接位置必須躺下仰焊,全神貫注的彭存利根本沒注意到有無色透明的液體滴落,竟然還穿透了厚厚的兩層防護服。

      第二天,彭存利的妻子無意中聽說了這件事,兩行熱淚奪眶而出……

      每一次檢修焊接都是對耐心和意志的磨煉。

      一次,檢修任務需要鉆進罐狀容器焊接,時間緊、任務重,設備結束運行來不及降溫,彭存利就第一個鉆進了罐子里。當時罐內溫度接近60攝氏度,人在里面喘氣都困難,單人作業不到5分鐘就得換人。就這樣,他和兩名工友輪流作業,用了1個多小時終于完成了任務。

      03 內心的召喚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26

      一直以來,常年“漂”在外地都是彭存利的工作常態。不過,他從4歲起就跟隨“核一代”的父輩走南闖北,耳濡目染之下,老一輩核電人“國家需要”“企業需要”的情懷,已經成了他內心的召喚,“核事業有需要,我就愿意全力以赴。”

      2008年,企業核電焊接人才缺口嚴重,彭存利被調任新崗位,負責“核級焊工”的培訓和管理。

      彭存利是國內最早提出“核級焊工”概念的專家之一,他在2006年撰寫的調研報告中,根據核電施工特點和技術要求,將“核級焊工”分為4個等級:核級管道焊工、管道焊工、支架焊工、初級焊工。

      不久,“核級焊工”的規范化管理被寫入核電行業標準。

      在彭存利的描述中,“核級焊工”的成長過程艱苦而漫長——需要取得《特種作業操作證》和《民用核安全設備焊接人員證》,并達到技能穩定水平,這至少需要5年時間,想要成為能焊接主管道的佼佼者,更是萬里挑一。

      因此,在傳授技能之前,彭存利更注重培養徒弟們對核電事業的情感認同。他希望,徒弟們也能聽得見那份內心的召喚。

      10多年來,依托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,彭存利與四川核工業技師學院、海鹽縣理工學校等職業院校深度合作,為核電建設培養、輸送了近千名技能人才。他的徒弟中走出了不少技能“明星”——黨的十九大代表、“大國工匠”未曉朋,中央企業“百名杰出工匠”丁凌,“全國最美青工”魏海濤……還有十幾位“全國技術能手”。

      “我希望能被更多的徒弟們‘拍’在沙灘上。”今年53歲的彭存利笑著調侃道。

      工作之余,彭存利有很多愛好,但他最喜歡的還是釣魚。“釣魚最重要是心靜,做好每項工作,也必須先靜下心來。耐得住寂寞,才守得住芳華。”彭存利說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10913140730

      (工人日報)

    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流浪网